塞拉菲娜:台节目称大陆下"限肉令"

文章来源:猎云网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1月19日 01:28  阅读:7565  【字号:  】

昏暗的路灯映照着我们的笑脸,将原本苍白的脸照得生出了一份暖意,也照亮了我们的心中,照亮了内心的角落,驱散了角落里的阴霾。

塞拉菲娜

叮叮叮,闹钟响了,妈妈叫我起床,我正在吃早餐,妈妈唠叨着说:上课时好好听讲,一定不能左顾右盼,写作业时不能抄作业。我真是好无奈啊!我心里想:要是这个世界没有大人该多好啊!

老师对我们很温柔,从来不会对人发脾气,也不会大声骂我们,而是很关心我们。记得那是一次上课的时候,老师让我们自读课文,我正读着呢,忽然感觉鼻子里热热的,好像有液体流出来,用手一摸,天哪,居然流鼻血了,我吓了一跳,不知道怎么办?同桌看见了,举手跟老师说我流鼻血了,老师一看,赶紧让我去洗手间冲洗了一下,然后让我把两只胳膊都举过头顶,我莫名其妙的想这是干嘛呢?又过了一会儿鼻子没事了。老师的办法还真灵呀。

这天中午放学,烈日当空,一阵阵热烈的热浪向人们扑面而来,让人们大汗不止。我、林静、李芃琳去停车场取车。我习惯性的从衣兜里掏钥匙,摸了半天,却什么也没有摸着,然后一惊,到处翻翻找找,却仍然什么也没有摸到。继而苦着脸说:我的钥匙找不到了!两位朋友正在开锁,听见我的惊呼声,连声说:不会吧,你钥匙放哪去了?估计是忘到班里了!我说。作为我的两位最要好的朋友,此时她们都说要留下来帮我,让我倍受感动。这时,林静帮我出了一个主意,说:要不然我们找根铁丝把锁撬开吧!可是,哪里来的铁丝啊?我疑惑道。你忘了,我自行车上铁丝多得是,取一根不就行了吗?林静说。然后,林静从车上取下了一根细长的铁丝,接着把它插入锁孔中,左捣,右捣,同时使劲拔锁,结果还是没把锁打开。

战国时期鲁国法令规定,如果有人能赎出在他国沦为奴婢的鲁国人,赎金由鲁国朝庭出。子贡先掏钱赎出了在他国沦为奴婢的鲁国人,朝廷要他领赎金,但他推让没有领这笔钱。孔子评论说:子贡这件事做的不对。从今以后鲁国人不会做这样的事了。领赎金并不损害品行,但不领赎金就不会再有人去赎人了。我相信,老伯的行为最终也会得到大妈的认同,做好事并宣扬出去,比做好事不留名更具有实际意义,相比于比那些遇恩求报的伪君子更是强上万倍!

这时,小东灵机一动,他的妈妈不是买了很多治肚子疼的药吗?小东跑回家,哎呀!他忘了,要吃哪种药?小东只好空着手离去。

记得在一个星期天的早晨,我高兴地骑着自行车,带着一些水果去奶奶家。到了奶奶家,我刚停下自行车奶奶就迎了上来,她的眼睛笑得像两个弯弯的月牙,脸上充满了喜悦与欢乐。我也迎上去亲切地叫了一声奶奶,奶奶更上高兴,搂着我开心地说:还是我的孙女最好,奶奶最疼你了。走我们回家吃饭,奶奶准备了你最喜欢吃的鸡翅……吃完饭后,我跟奶奶闲聊了一会儿,然后我就去看电视了,正当我看到精彩的时候,我听到奶奶在叫我,我答应了几声,因为我已经被这精彩的电视吸引住了,顾不到奶奶叫我干什么,过了一会儿,也许奶奶见我没去,于是又叫了几声,于是我并没有要去的想法,我只是问了一声:奶奶,你叫我有什么事吗?我听见奶奶回答说:我的头有点晕,我的眼睛又看不见那么小的字,我就是想让你给我看一下这是不是治头晕的药。我回答了一声,哦,等会儿我就来。




(责任编辑:佼晗昱)